当前位置: 利赢彩票 > 社会 > 正文

历史社会学如何研究帝国史?Kumar2017新著荐读

  是冻结时间(比如中、法、俄比较跨历史可能相互影响但放在一起作求同求异),但Sewell反对。

  2.这种次序,应进一步被看成一种传统tradition,因而看似断裂实则连续。

  5. 而一旦谈tradition,就不能像Skocpol或下面说的Go(2011)那样,自己搞个框架去套,而是要进入历史行动者,看当时的人们怎么理解这些传统,受到这些传统的制约。

  2. 社会学家没有分析出时间性,例如著名的Eisenstadt的《帝国的政治体系》,而晚近的中生代社会学家Julian Go(2011)著作Patterns of Empire,只是复制了Skocpol的方法。

  最直接的复数化就是由于科技革命和海外殖民(殖民方式与罗马已经不同),有了比较接近原来罗马帝国的land empire,和新生的oversea empire之别——后一种里最早最代表性的是西班牙。

  在海外殖民过程中,产生了帝国之间的经验传递,不断形成新的“tradition”。

  第117期从历史社会学进入”费孝通+们”:世界体系式传记的陈达与流亡叙事的龙冠海

  第98期汉学/历史学家眼中赵鼎新的《儒法国家》—Yuri Pines2016书评

  第63期历史社会学家真的【不引用】一手档案吗?对32本ASA获奖作品的分析

相关文章